第一章 家中来信 2017-04-17 23:10 更新 | 3,618 字

曲径通幽之处,一座精致的竹楼矗立于此,时不时能听到蝉鸣和鸟叫。

竹楼的面前有十几个人整齐的排列着,显得非常安静。

仔细看去,这些人当中,有的是农夫,有的是小商,还有一些达官贵人。

队伍的尽头,一个年逾七十的老翁身着锦衣坐在竹凳之上,老翁虽然一动不动,嘴里却不停的呻吟着,也不知是舒服还是痛苦。

一白衣少年左手按着老翁的头颅,另一只手捏着银针正将一只银针插进老翁的头颅之中,不停的旋转着。

“嘶!”

不知过了多久,少年的手腕微微用力,轻轻旋转上提,那根银针顷刻被拔出。

“老伯,您的头还痛吗?”少年温和的言语给人如沐春风之感。

“吱吱,吱吱!”

老翁没着急说话,而是将脖子来回晃动了几圈,随后露出满意的笑容。

“哈哈哈哈,不疼了,不疼了,就是脖子有点困!”老翁大笑起来。

“大爷,你就别卖乖了,公子为了医治你的头痛,一直为你行针,已经一个时辰没有动弹了,我家公子都没有埋怨胳膊疼,你还觉得自己脖子困,真是岂有此理!”旁边的小医童埋怨道。

“小离,不可无理!”白衣少年呵斥了医童一句,脸上略带愠色。

“是,公子!”小医童把头低了下来,不再吭声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是老汉我娇气了!你也别怪这小娃娃!”老翁笑着暗自自责了一句。

“无妨,小离失礼,老伯勿怪就好!”白衣少年弯腰欠身笑了笑。

随后少年起了身,张开双臂,小离则是上前递来一件银色长衫,让少年换上。

再仔细看去,少年双目深沉似海,面容俊秀,身影挺拔,虽然年纪不大,却是不是给人一种厚重大气之感,哪里像是从医之人,分明就是一个智者。

“噗通!”

少年刚转过身,刚才那老翁就跪在在地上,态度竟然非常虔诚。

“谢谢神医为老汉拔出这头疼之疾,如若不是神医,老汉我早就魂归黄泉!”老汉抽泣起来,表情显得格外激动。

“噗通!”

紧接着,老翁旁边的一个中年掀起锦袍也跟着跪在了地上,对着少年拜了起来。

“谢谢神医为我父亲驱除大病,您就是我家的恩人,以后但有驱使,无所不从!”中年显然更懂礼节,对着少年双手抱拳跪拜。

“治病救人,医者根本!起来!”少年笑了笑,赶紧扶起老翁,小离则是将中年人扶起。

“神医宅心仁厚,鄙人佩服,一点敬意,还请神医收下!”中年人手一挥,一个侍从走了上来,侍从的手中端着一个盘子,盘子当中全是金灿灿的黄金。

“这位叔伯,我家公子悬壶济世,从不收人好处,此乃规矩,你这不是坏了我家公子名声?”侍从手中的金子,白衣少年没有接,少年身边的小离不满的说道。

“规矩我懂,鄙人不才,怎敢坏神医名声,还请神医赎罪!不过公子数年来行医救人无数,总需要药材,总需要吃饭,总需要人力,其中花销也是不少,这些敬意不是诊金,而是鄙人给乡邻的一点心意!这样以来,神医就可以救助更多的人,这和神医的初衷并不矛盾!”中年人说道。

“神医,您就收下吧,我儿也是好意,您若不收,老汉我就长跪不起!”说着说着,刚被扶起的老汉再度跪了下来。

“老伯,何须如此大礼,既然如此,我就收下,我替乡邻谢过老伯了!”白衣少年笑了笑,应了下来。

少年身边的医童无奈的上前一步,接过了那盘子,似乎对这种事情早就司空见惯了,随后就去了后院。

“我替相邻谢过神医才是,老汉我这头疾,缠绕数年,我儿四处求医,无人能治,心想很快就要不久于人世,幸得遇见神医,这才救回一条老命,神医真是妙手回春啊!”看着少年,老翁赞不绝口,“神医这些年治病救人,不少人得益,定会有大福报的!”

“老伯谬赞了!”少年点点头笑着说道。

“神医您忙,老汉我就先行告退,不耽误您治病救人!改日必定登门道谢!”看着身后还有不少人排队等候,老汉也很知趣,带着自己的儿子很快就离开。

“各位相亲,神医刚才劳累过度,需要休息一会,今日会诊到此为止!还望各位相邻勿怪!”少年治好老翁的头疾之后,直接去了竹楼后院,医童小离则是在外面简单做了交代。

“不怪不怪,神医累了就让神医休息,我等改日再来!”诸人听到小离交代,也不气恼,纷纷表示理解,很快就散去,独留这竹楼一片宁静。

“嗖!”

没过多久,一个黑影出现在少年身后,弯着腰递出一封纸签。

“少爷,老爷来信!”黑影说道。

“还是想让我回去吗?”少年看着那纸签没有用手去碰,似乎已经猜到纸签的内容。

“离家出走,八年未归,老爷念子心切,少爷勿怪!”黑影说道。

“我已隐姓埋名,父亲还能找到,躲终究不是办法,走吧……”少年有些无奈,“也该回去看看了。”

“老爷定会开心的!”黑影说道。

“书不成文章,武不成魁首,有何脸面回家?”少年的眼神似乎有些暗淡。

“少爷之过,并非自己单纯过错,皇室倾轧,勾心斗角,难免有牵连!少爷之所学,已经超过常人诸多,何须妄自菲薄!”黑影说道,“这么多年,少爷一直铭记老爷吩咐,不曾学武,看来少爷心中也是一直记挂老爷的!”

“父亲当年散尽半数财产,只为救我一命,我杨泽岂能不知!只是当年年少轻狂,目中无人,无法理解父亲的良苦用心,如今我已长大,怎会铁石心肠?且看父亲信中说些什么?”原来少年的名字叫杨泽,只是时间太长,险些让杨泽忘记曾经的名字。

杨泽接过信笺,慢慢的打开。

“怎么会这样?”杨泽脸色剧变,“我杨家十万商行,遍及大夏皇朝数千城池,杨家的财产富可敌国,父亲怎么会病危?赤影,你说怎么回事?不会是骗我的吧?”

“这是老爷的亲笔信,少爷应该认得!”赤影说道。

“这件事情多久了?为何这般突然?”杨泽问道。

“上次老爷让少爷回去,少爷拒绝之后,老爷就一病不起,这些年病情一直加重。族中也请了无数医道高手,却无可奈何,老爷勉强只是吊着一条命,如非老爷担心熬不过,老爷也不会来信!”赤影说道。

“到底得的是何种病?”杨泽再次问道,“一直以来父亲的身体都强壮无比,每天都会食用凶兽药补,加上父亲是真元级高手,怎么会病重?”

“这病说来也怪,宫中御医都束手无策,发病之前也毫无征兆!”赤影非常谨慎的说道,“老爷所用食物尽数经过严格检查,也不像是中毒,老爷是真元境高手,一般毒药根本无法对老爷造成伤害!也不知道问题出现在何处,很多人说,这可能是老爷练功之时,经脉逆行,不过属下觉得不像!”

“有何病症?”杨泽再次问道。

“肌肤发紫,气血不聚,月圆之夜,总会经脉暴走!”赤影说道。

“怎么会?看来有人是打算对我杨家动手了!”杨泽的眼角瞬间闪烁出一丝冷光,“八年未曾出现在京城,看来这些人都把我给忘了……收拾好东西,我们这就离开!”

“少爷,属下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?”赤影说道。

“说!”杨泽说道。

“三年前,老爷一病不起,族中人都认为是少爷不孝,将老爷气的怒火攻心,所以老爷才一病不起!族中的长老对少爷颇有微词,一些元老甚至动了坏心思!京城中已有诸多关于少爷的传言!”赤影说道,“少爷返京,一定要有心理准备!”

“我杨家做事何须为外人道?外人都是土鸡瓦狗,父亲也不会放在心上,关键是族中内乱影响太大。如果不是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,父亲也不会派你前来!”杨泽说道,“坏心思可以有,只要别太过分就行,否则我不介意让他们永远闭嘴!父亲身边的高手不多,你先回去,我随后就到!”

“这……老爷吩咐,少爷是杨家百年祖业的继承人,少爷的安全高于一切,只要少爷能够安全回府,其他都是次要!”赤影为难的说道。

“还要让我再说一遍吗?”杨泽冷眼看着眼前的黑衣人,一道冷光闪烁,似乎动了杀机。

“属下不敢!”

赤影低下头,瞬间跪在地上,虽然赤影实力很强,但是对于眼前的这个主子,他还是很害怕的。八年前杨泽在京城闹的满城风雨,几乎把京城一半的王公大臣都得罪了,那个时候杨泽才十岁,八年过去,虽然杨泽并没有任何修炼征兆,赤影却知道,自己眼前的这个少爷绝不是一般人。

先不说别的,自己的少爷行医这么多年,不但从未拿家里一分钱,甚至自己还积累无数人脉和财富,这都不是一般人能比的。如果把少爷的过去翻出来,一般的人根本无法承受。

“滚吧!”杨泽呵斥道。

“是,少爷!”

赤影瞬间起身,只见身影一转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,似乎从来没有出现一般。

“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动我杨家,我杨泽蛰伏八年,难道你们已经忘了我?”杨泽看向远方,似乎在思考着什么,“父亲,您对我的期望,我已经完成,我终于可以见你了,其实我也很想您的,孩儿之所以两次都没有回去见您,那是因为孩儿在那时还一事无成,不想给您丢人!”

“废物就是废物,即便是努力了,你也难逃一死!”不知何时一道声音传出,杨泽只见几道亮光闪过,三个人影蒙面之人竟然矗立在杨泽的面前。

下一章>>